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出口国变为进口国

全球化时代的一个特点是,起步较晚的国家可以利用后发优势向发达国家学习,而且,由于发展阶段存在差异,后发国家的工资更低,资本报酬更高。投入产出比的差异导致先发国家发生资本外流和产业转移,以利用后发国家(或地区)的廉价劳动力资源和充分的投资机会。这种产业链的迁移现象类似于大雁的迁徙,故在理论上被称为“雁阵模型”,用以描述劳动密集型产业从劳动力成本高的国家(或地区)向劳动力廉价的国家(或地区)迁移的现象。自然产生的一个结果就是,出口国变为进口国。
 
随着产业的外迁,以及资本对劳动的替代,进入到被追赶阶段的国家的劳动力需求出现停滞,整体工资水平停滞不前,不同收入阶层内部出现分化,高技能劳动者工资上涨更快。随着制造业的外迁,国内制造业出现空心化现象,技术进步将放缓。以美国为例,Fischer Stanley提供的数据表明,美国非农商业部门的生产率增速在1952年-1973年平均为3%,到1974年-2007年,平均增速下降到2.1%,2008年-2015年,进一步下降到1.2%。
 
显示了部分发达国家真实工资指数的变化,可以看出,从二战后到20世纪70年代末这段“黄金时期”,真实工资涨幅较快,这对应的是发展的第Ⅱ阶段,而在此之后,工资指数增长明显放缓。图4考察了美国不同收入阶层的对比情况,可以看出,在黄金时期,高收入阶层与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差距不再拉大,最高的5%与最低的20%的收入差距甚至还在缩小,但进入到“被追赶阶段”之后,工资涨幅开始出现分化,收入差距再一次被拉大,特别是高收入阶层的工资出现快速上涨。
 
整体而言,第Ⅰ阶段属于经济起飞阶段,第Ⅱ阶段是高速发展阶段,第Ⅲ阶段一般意味着高水平发展阶段。如果仅仅从速度和质量这两个维度来划分的话,前面两个阶段的共同特点是高速度,第Ⅲ阶段更加注重发展的质量,其中第Ⅱ阶段也可以被理解为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的过渡阶段。从前文的分析可知,理解经济结构变迁的一个关键变量就是人口,这其中既包括劳动力市场的二元结构,也包括人口的年龄结构,它们都对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关系有直接的影响,从而决定了工资水平以及劳动和资本在国民收入中的分配,对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和进出口也有直接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