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全球经济周期的冲突与“雁阵模型”

二战后,美国、欧洲和日本经济率先复苏。美国和欧洲这些老牌的发达国家早在20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就出现刘易斯拐点(Richard Koo,2018),最早进入到黄金时期,并一直持续到70年代初期,之后进入到发展的第Ⅲ阶段,成为被亚洲追赶的经济体。与欧洲不同的是,美国在八九十年代开始的互联网创新浪潮中又重新获得了全球技术领导者的地位。
 
最为典型的案例是日本对美国和德国的追赶。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的汽车和德国相机行业面临着来自日本的越来越激烈的竞争。Richard Koo描述道:
 
许多西方人惊讶地发现,日本汽车只需要很少的保养和维修。也许是德国人发明了汽车,美国人发明了制造汽车的方法,使汽车的制造成本更低,但正是日本人生产的汽车不易出现故障。尼康 F系列相机的问世在20世纪60年代给德国的相机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因为尼康F相机比德国的徕卡(Leicas)和埃克斯卡塔斯(Exaktas)更坚固耐用、适应性更强、更容易使用,也更耐用,世界各地的专业摄影师很快转向了日本的品牌。自工业革命以来,西方首次发现自己被来自东方的强大竞争对手追赶。
 
这就是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美日贸易摩擦发生的背景和经济解释。值得强调的一点是,日本的技术转移体系与中国有较显著的差异。艾肯格林引用梅森和香西泰的研究指出,日本限制跨国公司进入日本市场,认为这样更容易获取外国的技术许可,同时还有助于促进本土的研发。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给中国留下了利用外资的机会。加入WTO以后,中国加快融入全球的产业链分工体系。与日本不同的是,中国对外资持开放态度,故吸引了大量的外商直接投资,美国、德国、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等先发国家或地区都将制造企业转移到中国。1990年泡沫破裂后,日本也进入到被追赶国家行列,而此时的追赶者不仅有“亚洲四小龙”,还有中国。
 
亚洲经济体之中,日本经济最早从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进入发展的快车道,60年代初便出现刘易斯拐点,随后进入黄金时期,到90年代进入发展的第Ⅲ阶段,从图6中日本的工资水平的变化中看出明显转折。9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的名义和真实工资均出现停滞。日本的黄金时期持续了30年,较美欧发达国家缩短了10年。90年代初,日本的股市和房地产泡沫开始破裂,日本政府为应对国内经济的急剧收缩,实施了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虽然日本的GDP和就业没有出现1929年-1933年“大萧条”时期的情形,但由于创新的缺失、“亚洲四小龙”追赶和亚洲金融危机的负面冲击,日本“失去了十年”。21世纪初,日本私人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开始修复,但由于美国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影响,至今仍处于艰难复苏的过程中,“安倍经济学”三箭齐发——宽松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能否“让日本再次伟大”,关键还是看日本能否在新一轮的技术革命中取得突破。
 
紧随日本之后的是“亚洲四小龙”——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上世纪60年代开始,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开始起飞;80年代初期出现刘易斯拐点,进入到第Ⅱ阶段,经济提速;2000年前后,先后进入到“被追赶阶段”。图7显示了中国台湾的工资水平,真实工资水平在2000年左右便进入相对稳定的状况。相比而言,“亚洲四小龙”的黄金时期更短,只有20年。2001年,中国加入WTO,是“亚洲四小龙”提前进入被追赶阶段的一个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