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下沉”服务 创新产品

人勤春早,安徽省巢湖市庙岗乡莲花社区的王学斌是有名的水稻大户,眼下他正在为春耕忙碌着。备齐种子、化肥,结清土地流转费,七七八八算下来,近1000亩稻田要开支80多万元。“往年,总是为这一疙瘩钱发愁。2017年,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公司跟银行一起推出了‘劝耕贷’,帮了我们大忙。” 王学斌说。
 
“劝耕贷”由信贷担保公司提供担保,银行审定客户资质,不再需要农户提供担保抵押。王学斌贷到30万元,利息比商业贷款略低,加上6‰的担保费,一年利息1.8万元左右。
 
王学斌说,今年买农机也是找的农机融资租赁公司,交完首付金后,再分期偿还利息和租金。“先租后买,可以抢抓农时。现在种粮,离不开金融支持。”
 
青山起伏,橘林连绵。重庆三甲生态农业公司副经理蔡兴海穿梭在忠县新立镇双柏村的果林间,拂开枝叶,眉开眼笑:“瞧这沃柑长得多招人喜欢!”近些年,“爱媛38”“沃柑”“春见”等新品种行情走俏,三甲生态公司在双柏村流转1000多亩果园,实施规模化种植,“今年产量预计有200多万斤,收入可达1000多万元。”
 
蔡兴海说,果树种植投入大,前期起垄挖沟,平整土地,投入了上千万元。地方政府给予一定补贴,又通过多家银行融资500万元左右,才补齐资金缺口。“种植项目投入大、周期长,等到挂果了还要担心灾害天气导致减产甚至绝收。没有贷款、保险这些金融手段前头开路,后面兜底,农业规模化经营很难搞起来。”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是服务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近年来,我国金融业服务“三农”可圈可点:
 
比如增设网点、“下沉”服务。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农村地区银行网点数量12.61万个,较2014年末的81397个增加50%多。2007—2017年,农业保险承保农作物面积从2.3亿亩增加到17.21亿亩,承保农作物品种211个,基本覆盖农、林、牧、渔各个领域,玉米和水稻等口粮作物承保覆盖率已超过70%。
 
再如因地制宜、创新产品。一些地方的金融机构加强协作,将保险、信贷、期货等金融手段灵活组合,激活农村金融一池春水,激发农业规模化、现代化的发展潜力。
 
不过,与乡村振兴释放出的巨大需求相比,目前金融支持力度还不够。
 
一是当前县域机构存贷比不高,农村资金外流的问题仍然存在。
 
“乡村振兴,首先要破解‘钱从哪里来’的难题。”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目前在金融市场上,长期存在城市虹吸效应,资金多从农村向城市单向流动。
 
“近年来农村贷款余额增速持续低于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增速。”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长董希淼说。
 
二是农村一些领域的改革仍在摸索中,导致金融服务不能大胆跟进。江苏泰州银保监分局党委书记胡宏说,农村“两权”抵押机制尚不完善,缺乏评估“两权”价值相应的标准和操作程序。在借款人出现经营风险、缺乏偿还能力时,可能会导致抵押物处置的困难,债权落实难。再比如,由于农业保险有高风险、高成本、高赔付的特征,加上不可预测因素多,预期收益低,部分保险公司承保积极性不高。在赔付过程中,农户利益得不到保障,理赔“打折”较多。
 
三是中小农村金融机构的风险控制能力有限,影响业务拓展。某省农村信用联社办事处主任认为,这些机构处置风险的渠道有限,缺乏有效手段处置消化剥离不良资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存量资金盘活,减少了可贷资金,制约了放贷能力。